• 加载中...
苏祠动态

盛放在砚台里的苏洵苏轼父子深情

时间:2020年05月26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苏轼善书,一生自是与砚台为伍。且不说砚台常常出现在苏轼与亲友赠答的诗歌里,苏轼以砚为主题的跋文都有几十篇之多。砚台蕴含了苏轼太多的连珠妙语与文人风雅。在苏轼名篇众多的诗文集中,与砚相关的《天石砚铭》着实不甚起眼,但是其文细节体味起来却颇为动人。


这篇名为《天石砚铭》并序的文章,准确地说还带了跋尾。题目极可能是《天砚铭》,原因有二,一是《宋文鉴》收录此文即无“石”字,二是文中有“先君曰:‘是天砚也’”,“天砚”之名正来源于此。


天砚的背景故事是苏轼十二岁时,在所住的纱縠行住宅空地上,和一群少年玩掘地游戏。得到一块奇异的石头,形状像鱼,外表温润晶莹,呈浅绿色,里外都点缀着细小的银星,击打它就发出铿锵的声音。苏轼试着拿它当砚使,很容易发墨,只是没有储水的地方。父亲苏洵认为那是一方天然的砚台,具有砚的品质,就是形状不太完整罢了。于是把它还给苏轼,还说这是苏轼文章发达的祥瑞之兆。


本文值得品味之处有四:

一是父亲苏洵认为天砚是苏轼将来写出惊世文章的吉兆。事实确实如此,苏轼后来成为一代文豪。苏洵这句“是文字之祥也”是古人对祥瑞的执迷?还是对苏轼的鼓励?亦或是祝福与期冀?或许是后者,因为跋尾言苏洵还为苏轼专门亲手做了用于盛放这方天砚的匣子就知,苏洵在些许微物中寄托了对儿子太多的关爱,这正是一个善于教育的父亲从点滴生活对儿子进行的无形教育。



二是苏轼从十二岁得到这块砚台,直到元丰七年,苏轼已经四十八九了,父亲也去世快二十年了,他还珍藏着砚台与父亲做的匣子。要知道,在得到天砚的三十多年的时间里,苏轼先是离开故乡到汴京城参加科举,回乡丁母忧,陕西凤翔、汴京任职,回乡丁父忧,然后又是杭州、密州、徐州、湖州,再之后是乌台诗案,被贬黄州,漂泊异乡,足迹行遍大江南北。加之,古人并不似今人高铁飞机,日行万里;行李物件,快件速运,只消数日,即到目前;苏轼行走真真是用脚步丈量大地。这块砚台想必也是苏轼每行必带,以至于乌台诗案全家流离失所,书籍丢失散乱,这块砚台竟然还在身边。试想,童年时父亲送的礼物,谁能珍存这般之久?在如此困境艰辛之中,苏轼保存了三十多年,可知天砚中盛放了多少对父亲的回忆与思念。




三是苏轼写在砚上的铭文。据序跋推测,这篇铭文写作时间并非苏轼得到天砚之时,而是乌台诗案之后。“铭”,我们今天熟悉的是座右铭,多是警醒告诫自己的格言。苏轼之“天砚铭”也有类似作用,他借天砚之题发挥,字字写人。人一旦被造就,哪怕是像天砚有天然缺陷,不必追求品质与形体两全,而要坚守初心,坚守本真。或许这是苏轼警示自己尽管因言获罪,但他依然不改天性,不因此废言。




四是元丰七年,苏轼重见砚台,极为高兴,把砚台给了两个儿子,还告诉儿子,砚台的匣子是父亲亲手雕刻,不能更换。后来苏迈为官,苏轼又手写《迈砚铭》,也是借砚告诫儿子为官应具备的多种品德。砚台微物,承载了苏家三代的亲情,传承了治学读书的家风,延续了为人处世的准则。









(作者:翟晓楠 编辑:newreview)
上一篇:苏东坡的《圣散子方》
下一篇:三苏祠博物馆喜获三项大奖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盛放在砚台里的苏洵苏轼父子深情]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