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苏祠动态

苏东坡的《圣散子方》

时间:2020年04月10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2020年初,武汉发生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并迅速蔓延到整个湖北省乃至波及全国。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全国人们积极投入到抗击疫情的战斗中。这段时间来,除了时刻关注全国以及全世界有关疫情的消息外,也有一些自己的思考,总觉得应该写点什么?最初,我看到疫情同样十分严重的湖北黄冈,心中多了一种莫名的同情,黄冈就是宋代的黄州,它与我生活的眉山,也就是宋代称为眉州的地方,从距离上相距千里,从时间上相隔千年,可因为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使得眉州与黄州有着千年不解之缘。当在新闻中看到,此次采用的中西医结合治疗,对病人的康复,提别是对轻症患者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时,我不禁想到了苏东坡在黄州和杭州赈灾抗疫,想到了他使用过的《圣散子方》。

先说说《圣散子方》的由来。

《圣散子方》不是出自苏东坡之手,他的《圣散子序》和《圣散子后序》两篇序文,为我们道出了此药方的由来。苏东坡在《圣散子序》讲到:

其方不知所从出,得之于眉山人巢君谷。谷多学,好方秘,惜此方不传其子。余苦求得之。谪居黄州,比年时疫,合此药散之,所活不可胜数。巢初授余,约不传人,指江水为盟。余窃隘之,乃以传蕲水人庞君安时,安时以善医闻于世,又善著书,欲以传后,故以授之,亦使巢君之名,与此方同不朽也。

《圣散子方》其实是巢谷家传的秘方。巢谷(1027——1099),初名榖,字元修,眉州眉山人,与苏东坡是好友,早年游于江湖。元丰六年(1083)正月,巢谷专程前往黄州看望苏东坡,带去了两样珍贵的礼物。一是元修菜种子。元修菜在四川俗称“野豌豆”,又称“苕菜”,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小菜。巢谷知道,无论是与猪肉一起炒还是做汤,都是苏东坡喜欢的菜肴,于是特地从眉山把种子带到黄州,播撒在苏东坡开垦的荒地上,让苏东坡获得了家乡的美味。苏东坡就将这从千里之外引种而来的菜起名元修菜,并写了《元修菜》诗和序。序中说:“菜之美者,有吾乡之巢。故人巢元修嗜之,余亦嗜之。元修云:使孔北海见,当复云吾家菜耶?因谓之元修菜。余去乡十五年,思而不可得。元修适自蜀来,见余于黄,乃作是诗,使归致其子,而种之东坡下。”

十一月,巢谷要回眉山了,临行前,将自己珍藏的《圣散子方》赠送给苏东坡。这个珍贵的药方,巢谷没有打算传给自己的后人,而是给了苏东坡,巢初授余,约不传人,指江水为盟”,巢谷让苏东坡对着长江水发誓,不把药方传给外人,苏东坡以水盟誓,答应了。巢谷是个侠肝义胆之人,是可以与苏东坡兄弟共患难的朋友,元祐年间,苏东坡兄弟在朝为官,一路升迁,巢谷从未到京城去讨扰过。绍圣年间,苏东坡兄弟贬谪到遥远的岭南一带,那时的巢谷已过古稀之年,却毅然从眉山出发,徒步前往苏东坡兄弟贬所看望,元符二年(1099),在循州(今惠州、河源、梅州一带)见到了苏辙之后,准备渡琼州海峡到海南岛看苏东坡,却遗憾地病逝于途中。苏辙著有《巢谷传》。  

后来,黄州发生了瘟疫,苏东坡拿出了《圣散子方》,施药救人,所活不可胜数。为了治病救人,苏东坡违约了,之后,他把药方传给了蕲州名医庞安时,他知道,深明大义的巢谷不会怪罪他,更希望此药方能传之不朽。并为此作了《圣散子序》:

余窃隘之,乃以传蕲水人庞君安时,安时以善医闻于世,又善著书,欲以传后,故以授之,亦使巢君之名,与此方同不朽也。

庞安时,字安常,蕲州蕲水(今湖北浠水县)人。中医世家。蕲水名医。苏东坡与之交往后,对其医德人品都十分敬重,《东坡志林》中有这样一段记载:

  黄州东南三十里为沙湖,亦曰螺蛳店。予买田其间,因往相田得疾。闻麻桥人庞安常善医而聋,遂往求疗,安常虽耳聋,但颖悟绝人,以纸画字,不书数字,辄深了人意。予戏之曰:予以手为口,君以眼为耳,皆一时异人也。疾愈,与之同游蕲水清泉寺。寺在蕲水郭门外二里许,有王逸少洗笔泉,水极甘,下临兰溪,溪水西流。予作歌云: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潇潇暮雨子规啼。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是日剧饮而归。

所以,《圣散子方》最早是收录于庞安时所著的《伤寒总病论》中。

 

《圣散子方》是一个什么样的药方呢?

它是一个治疗伤寒类病症的药方。苏东坡在《圣散子方》中解释到:

自古论病,惟伤寒最为危急。其表里虚实,日数证候,应汗应下之类。差之毫厘,辄至不救。而用《圣散子》者,一切不问。凡阴阳二毒,男女相易,状至危急者,连饮数剂,即汗出气通,饮食稍进,神守完复,更不用诸药连服取差。其余轻者,心额微汗,正尔无恙。药性微热,而阳毒发狂之类,服之即觉清凉。此殆不可以常理诘也。

黄州当时流行的瘟疫是何症状,苏东坡没有详尽的文字说明,在写给章子厚的信中说,黄州是一个“僻陋多雨,气象昏昏”的地方,在《黄州寒食诗》中,有“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等,说明黄州初春时节的气候特点,这是否与引发伤寒之类的瘟疫有关。《圣散子方》中的药物多是常见的,价格不贵,服用也是方便,方法也简单。疫情大流行时,熬上一大锅药,无论男女老少喝上几碗,既可治病,也可预防。为减轻百姓病痛,苏东坡已经竭尽所能了。

若时疫流行,平旦于大釜中煮之,不问老少良贱,各服一大盏,即时气不入其门。平居无疾,能空腹一服,则饮食倍常,百疾不生。真济世之具,卫家之宝也!

元祐四年(1089)三月,苏轼以龙图阁学士身份出任杭州知州。一同前往的还有夫人王闰之,儿子苏迨和苏过,还有学生秦观。黄庭坚为苏东坡送行,称“翰林出牧余杭,湖山清绝处,盖将解其天韬,于斯人为得其所”。苏辙也认为“臣兄轼旧以文学见称流辈,犹复畏避,不敢久居,得请江潮,如释重负。”这一年,杭州发生了严重的旱灾,之后“饥疫并作”。苏辙在《东坡先生墓志铭》中有详细的描述:“四年,以龙图阁学士知杭州。岁适大旱,饥疫并作,公请于朝公又多作饘粥药剂,遣吏挟医,分坊治病,活者甚众。公曰:杭,水陆之会,因疫病死比他处常多。乃裒羡缗得二千,复发私橐得黄金五十两,以作病坊,稍畜钱粮以待之。至于今不废”。据记载,当时的杭州人口稠密,是仅次于京城的大都市,为了控制疫情,苏东坡在城中施粥施药,设置了专门医治病患的场所,取名“安乐坊”, 再次使用《圣散子方》治病救人,并捐出五十两黄金用于药坊,救活了许许多多的老百姓。《圣散子后序》载:

《圣散子》主疾,功效非一。去年春,杭之民病,得此药全活者,不可胜数。所用皆中下品药,略计每千钱即得千服,所济已及千人。由此积之,其利甚博。凡人欲施惠而力能自办者,犹有所止:若合众力,则人有善利,其行可久。今募信士就楞严院修制,自立春后起施,直至来年春夏之交,有入名者,径以施送本院。

昔薄拘罗尊者,以诃梨勒施一病比丘,故获报身,身常无众疾。施无多寡,随力助缘。疾病必相扶持,功德岂有限量?仁者恻隐,当崇善因。

吴郡陆广秀才,施此方并药,得之于智藏主禅月大师宝泽,乃乡僧也。其陆广见在京施方并药,在麦曲巷居住。

据《宋会要辑稿》:“两浙转运使言:‘苏轼知杭州日,城中有病坊一所,名安乐,以僧主之。三年医愈千人,与紫衣。乞自今管勾病坊僧三年满所医之数,赐紫衣及祠部牒各一道,从之。仍改为安济坊’”。

 

再说《圣散子方》对后来有的影响。

《圣散子方》收录在《苏沈内翰良方》一书中。这部书是宋人依据苏轼所著的《苏学士方》和沈括所著《良方》合编而成的中医善本方书。其中的《圣散子方》被后来的医者所沿用,影响较大。叶梦得《避暑录话》载:

子瞻在黄州,蕲州医庞安常亦善医伤寒,得仲景意,蜀人巢谷出《圣散子方》,初不见于前世医术,自言得知于异人。凡伤寒不问症候如何,一以是治之,无不愈。子瞻奇之,为作序,比之孙思邈《三建散》,虽安常不敢非也。乃附其所著《伤寒论》中,天下信以为然。

但在后来的运用中,《圣散子方》出了很大的问题,产生了及其不利的影响。《避暑录话》又“宣和中,此药盛行于京师,太学诸生信之犹笃,杀人无数,今医者悟,始废不用”。 南宋京城中学医的学生们,只顾理论研究和崇尚名人,对医药药理缺乏研判,是造成不良影响之一。许多人认为是苏东坡对病因,病机和症候理解不够,造成了医生在实际应用中的弊害。那么,怎样看待被后世称为《苏沈良方》中的《圣散子方》呢?宋代医学名家陈言在《三因方》中明确说明了《圣散子方》是治疗寒疫的,“其病偶中,亦未知方土有所偏宜,时过境迁,已难考证”。明代名医刘纯认为,医者“不知变通之法,与经旨多向违戾”。也就是说,凡是要结合实际,不能一概而论。否则就会失之毫厘而谬之千里。

此次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我国采用的是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方式。据中国中医研究专家的介绍,专家们针对入住方舱医院的轻症患者,每天都配制了中药,配合治疗,所服用的中药基本相同,但对其它区域的重症患者则是按中医“一人一方”进行针对性治疗,都取得了积极的治疗效果。面对全球疫情,中医也正在发挥自己特有的作用。通过现实的例证,我们就能理解传统中医,正确使用那些历代的像《圣散子方》一样的良方,中医的药理不变,而“良方”却可以因时,因事而千变万化。最后,让我们了解一下《圣散子方》:

草豆蔻(去皮,面裹,炮)一个

木猪苓(去皮) 石菖蒲  高良姜  独活(去芦头)

附子(炮制,去皮脐)  麻黄(去根)  厚朴(去皮,姜汁炙)

蒿本(去瓤,土炒)  芍药  枳壳(去瓤,麸炒)  柴胡

泽泻  白术  细辛  防风(去芦头) 藿香  半夏(姜汁炙)

茯苓各半两  甘草(炙)一两

上,剉碎如麻豆大,每服五钱,清水一盅半,煮取八分,去滓热服。余滓两服合为一服,重煎,空心服。

 


 

 

 


(作者:徐丽 编辑:newreview)
上一篇:眉山三苏祠博物馆开馆公告
下一篇:盛放在砚台里的苏洵苏轼父子深情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