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读《东坡志林》(十六)

时间:2019年01月30日 信息来源:转自2018年第1期《苏轼研究》。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读《东坡志林》(十六)

 

徐  康

 


借老人之言,揭“变法”之弊[1]

 

儋耳进士黎子云[2]言:城北十五里许有唐村,庄民之老曰允从者,年七十余,问子云言:“宰相[3]何苦以青苗钱困我[4]?于官有益乎?”子云言:“官患民贫富不均,富者逐什一[5]益富,贫者取倍称[6],至鬻田质口[7]不能偿,故为是法以均之。”允从笑曰:“贫富之不齐,自古已然,虽天公不能齐也,子欲齐之乎?民之有贫富,犹器用之有厚薄也。子欲磨其厚,等其薄,厚者未动,而薄者先穴矣!”元符三年,子云过予言此。负薪能谈王道,正谓允从辈耶?——苏轼《唐村老人言》[1]

 

注释

[1]  本篇系苏轼于元符三年(1100)二月作于儋耳。

[2]  黎子云:昌化军(儋耳)人。苏轼谪居海南,时与之相过从。子云时居城东南,考取乡贡进士而躬农圃之劳。

[3]  宰相:指时任宰相王安石(1021~1086),宋抚州临川人,字介甫,号半山。庆历二年(1042)进士。仁宗嘉(1056~1063)中上万言书,主张变法。神宗熙宁二年(1069)任参知政事,领三司条例使,实行新法,兴农田、水利、青苗、均输、保甲、免役、市易、保马、方田诸法,为旧党所反对。熙宁九年(1076)罢相。元丰八年(1085)神宗死,太皇太后高氏临朝听政,司马光入相,尽罢新法。王安石晚年退居江宁,闭门不言政,以元丰中封荆国公,世称荆公。安石博学,于诸经皆有著作,文章诗词皆主张“务为有补于世”。所作险峭奇拔,政论尤简洁有力,为“唐宋八大家”之一。选编《唐百家诗选》,著有《周官新义》、《临川集》等。

[4]  “(宰相)何苦以青苗钱困我”:青苗钱,即宰相王安石于熙宁二年(1069)创设的“青苗法”所收之利钱。按王氏“青苗法”,当每年春夏青黄不接之际,官府借贷现钱或粮谷与民,一般是正月间放贷,夏天连本带息收回;五月间放贷,秋收后连本带息收回。利息以二分计,民间称为“青苗钱”(详见《宋史·食货志四》)。困我,置我等百姓于困境之中。

[5]  逐什一:以什博一,即追求十分之一的利息。

[6]  取倍称:借一还二。《汉书·食货志》载晁错《论贵粟疏》:“当具有者半贾而卖,亡者取倍称之息。”颜师古注:“取一偿二为倍称。”指贫者被迫借高利贷,出加倍利息。

[7]  鬻(yù)田质口:鬻田指变卖田产,质口指典当人口。此句意为,无力还债者卖掉土地,或以人作“质”,以典当劳动力抵还债务。

 

赏析

 

本篇是苏轼晚年被贬官后流徙儋耳时写的一篇笔记,列入《东坡志林》的“时事”编中,足见所记之事,关乎当时的时政大事也。

黎子云,儋耳本地人,举乡贡进士。苏轼谪居海南,时与之相过从。苏轼曾作《和陶田舍始春怀古二首》,诗引云:“儋人黎子云兄弟,居城东南,躬家圃之劳。”此篇《唐村老人言》记叙了苏轼听黎子云讲述的一件事。城北十五里处有个唐村,一位老庄民,叫允从的,已经七十多岁了,有一天咨询黎子云曰:“宰相何苦硬要用征收青苗钱的办法(即王安石“青苗法”)困我于苦境呢?难道这种损民的措施真的于官有益么?”老庄民允从所说的“困我”,即为难我们百姓,使百姓陷于贫困的政策,也就是指的这“青苗法”。黎子云回答允从老人说,这项政策的实施,是因为当官的担心民间贫富不均甚至收入悬殊,富人们追求十分之一的利息变得更加富有,而贫穷者借了高利贷,以加倍之息付还之,到头来变卖田产、典当人口也不能偿还债务,所以用这种“青苗法”来平均摊派。老农允从听后笑着回答说:“贫、富悬殊,收入不均,从古到今早已如此,虽是老天爷也不能使之整齐划一啊!难道你还想使它整齐划一么?老百姓有穷有富,犹如器物用具有厚也有薄一样,你如果想要将厚的磨成薄的,必将是厚的还未动,而薄的却先已出现漏洞了!”

元符三年(1100),苏轼正被贬居海南儋耳,黎子云路过苏轼这里时,讲了上述这番对话的经过。一个背柴卖薪的人能侃侃而谈,论及治理天下的王法与正道,(他)不正是允从辈这样的老人么?

此篇借百姓之口,谈“新法”之弊。苏轼记之甚详、言之有据,老农的话于苏轼而言也是“正中心怀”的。苏轼反对王安石变法由来已久,时至晚年也观点未变。那位老农的话,尤其是对“公平”的怀疑,以及对“贫富悬殊”现状的担忧,是确有道理的。“公平”一词的确很诱人,可却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过分地强调公平,不顾现实条件是否允许,有时很可能沦为一种灾难,反而变为极不公平。对王安石欲均贫富而操之过急地实施“变法”,苏轼一直加以抨击,持反对态度,看来是不无道理的。在当时宋代生产力低下的条件下,若不从发展生产、增加财富方面制订政策、措施,而只是从“分配”上一味地过分强调“公平”,不顾现实条件是否允许,看来很可能会成为一种灾难。

   

徐康,四川省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文学创作一级职称。转自2018年第1期《苏轼研究》。


(作者:徐康 编辑:suxuetd)
上一篇:读《东坡志林》(十五)
下一篇:习主席李总理引用苏轼名言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读《东坡志林》(十六)]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